请叫我丹太阳

The bird fights its way out of the egg.
The egg is the world.
Who would be born must first destroy a world.
The bird flies to God.
That God's name is Abraxas.

讲真有的时候想想。人真的都是宽己律人的动物。

…我真的是一直操着老母亲的心…

深夜磕金南俊。怎么这么好看。(ಥ_ಥ)

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两个圈的神文作者都是同一个太太的小号😂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脱离只看故事的阅读状态🎧早点睡吧又是一个即将被英语幸福淹没的星期🌸

音乐随身听:

火花 - RADWIMPS

《火花》是新海诚动画新作《你的名字》的插曲。词曲由日本摇滚乐队RADWIMPS成员之一野田洋次郎填写,并由该乐队演唱。

动画电影《你的名字》讲述了男女高中生在梦中邂逅,寻找彼此的故事。新海诚说这个故事的来源是小野小町的一首有名的和歌:“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见一回。”与前作《言叶之庭》相同,该作品也带有独特的细腻风情,表达了含蓄、青涩、温柔、好奇的纯爱之美。

试听地址:スパークル

啊我斗我龙我光真的好好看(╯3╰)

HugOrNot:

20160713 日山签售会 斗俊x俊亨x起光 10pics

------------------------------

图片禁二改商用  禁上传Instagram 其他转载请注明出处HugOrNot

plz no re-edit/ no commercial/ no reupload on Instagram

reprint plz indicate the source“HugOrNot


音乐随身听:

【古典音乐】巴赫:法国组曲第2号 - 1.阿勒曼舞曲

第二号法国组曲(BWV 813)是巴赫在1721-1724年左右创作的一套六首组曲(BWV812-817)中的第二首。作品大约写于1722-1725年。其标题并非巴赫所起,可能是后人因其轻妙、典雅,近似法国风格的气氛而予以命名。

这套法国组曲诞生的时间也大致是巴赫在科腾担任宫廷乐长的时候,也刚好是巴赫与他第二任的妻子安娜玛德莲娜新婚不久的时候。那应该是巴赫生命中最为美满幸福的一段时间,而这套法国组曲中也真的充满了温柔和甜蜜。巴赫在世时始终没有出版过这套作品;直到近百年后,这套曲子才被冠名为“法国组曲”,并且流传于世。

曲目:French Suite No. 2 in C minor, BWV 813/I. Allemande

演奏:Glenn Gould

专辑:Plays Bach: French Suites

感谢英语又拉了我一把。问题来了。志愿怎么报啊...

明天上战场。加油!ENJOY!

张博在音乐中忙碌:

室内乐名作推荐系列-29:

Bramhs Piano Quartet  in C minor ,Op.60 -3  

勃拉姆斯C小调钢琴四重奏第三乐章

Trio Wanderer、Christophe Gaugue


       2016-5-23的夜晚,上海交响乐团室内乐厅,座无虚席,今夜是上海音乐学院本届室内乐艺术周的开幕式音乐会,我带着我们三位学生组成的乐感LZZ钢琴三重奏在参与本届活动,这三个孩子似乎还没意识到能参加这样高级别的活动是如此的幸福与难得,一路还在嬉笑,甚至在音乐会前。

       但我坚信音乐会改变他们。

       今晚是汉钢琴四重奏的专属空间,郑炜珉和刘念的音色实在是感人,而聪哥的钢琴绝对让我走出了自上次梅西安《时间终结》后对他国内最棒的单簧管演奏家的评价,活脱脱的钢琴家啊,真是服了,潘龑的大提琴也是真的够美,本月连续两周都被勃拉姆斯击中,真的是巧合吗?

       和朋友们分享这部作品,加演也是第三乐章,那我们就从第三乐章开始走近他吧。

       一百多年前,在法兰克福一个墓地里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深情地为墓中安睡的爱人拉着为她生日而做的小提琴曲
  但是,优美动听的曲子已经失去了魔力,
  天人永隔,已经不是音乐所能承载得了的。
  
  这个老人就是德国最后一个古典音乐作曲家
  创作了足可以和贝多芬的九大交响曲媲美的《第一号交响曲》的勃拉姆斯
  而在墓中长眠的正是耗尽勃拉姆斯一生气力去爱的女人
  美丽高雅的著名钢琴演奏家克拉拉。
  而隔在这两个人中间的不是冰冷的墓穴
  正是克拉拉的丈夫,勃拉姆斯的恩师,同样身为作曲家的舒曼。
  
  1853年,在勃拉姆斯20岁的一天,他带着自己的作品拜见舒曼,请求指教
  在这一天里,勃拉姆斯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2个人,
  舒曼,把他的音乐带给世人,
  而克拉拉,由勃拉姆斯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了其一生的沉沦。
  但是,克拉拉是他恩师的妻子,
  这时,舒曼正落于可怕的病魔之手,
  而克拉拉把自己此生的爱情全部奉献给自己的丈夫。
  因此,勃拉姆斯只能默默地爱她。
  他为了能够陪在克拉拉身边放弃了诸多成名和赚钱的机会
  也为克拉拉写了很多感人肺腑的情书。
  但是正如勃拉姆斯那只能深种在心底的爱情一样
  这些情书克拉拉一封都没有看到。
  因为他从克拉拉身上学到了爱情的真谛,体会到了克制的美。
  两年后,舒曼死了,克拉拉自由了,
  而勃拉姆斯却在此时悄然离开了她。
  并非厌倦了,而是勃拉姆斯越发的明白,自己的爱情是道义所不能容忍的
  而且,自己不会凭借着这份爱,弥补克拉拉心中舒曼的位置。
  “即使化为尘土,克拉拉,你死去的最爱依然填满你我之间任何一个缝隙,
  直到死亡再度降临为止,这样,我怎能拥有你?”
  
  在离开克拉拉的岁月里,勃拉姆斯找到了宣泄感情的办法
  他用自己的音乐为克拉拉画了一幅又一幅肖像,
  用空间的隔绝了断自己的退路,却也把自己置身于无边的绝望的思念中。
  在分开直到克拉拉死亡的43年的岁月中,
  两人偶通书信,表达对彼此生活的关心
  每有新作,勃拉姆斯也必将手稿第一个寄与克拉拉
  这样的鱼雁往来不关风与月,
  两个人始终把自己的情感克制在道德的范围内。
  1875年,勃拉姆斯终于完成了要献给克拉拉的《C小调钢琴四重奏》
  这是从他离开克拉拉伊始就构思的,一改再改,
  是他“爱的美好纪念和爱的痛苦结晶”
  前后花去了20年的光阴,从黑头到白发。
  
  1896年,77岁的克拉拉在法兰克福去世,
  而在她临去世前的13天,仍记着勃拉姆斯的生日,
  并用颤巍巍的手写下了几行真挚祝福的话语寄给了他
  在接到克拉拉去世的电报后,
  63岁的勃拉姆斯拖着抱病之躯从瑞士匆忙赶往法兰克福,
  忙中出错,竟然上了方向相反的火车,离至爱越来越远。
  辗转奔波了两天两夜,他才赶到克拉拉的墓地,
  这个时候,十字架后面睡着他想念了一辈子却永远无法再看到的人。
  于是,出现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茫茫天地间,伴随着小提琴曲
  勃拉姆斯和克拉拉的灵魂相诉相泣。。。
  在从葬礼回来后,勃拉姆斯老泪纵横的说了一句:
  “从今后再也没有爱哭的人了!” 
  
  在克拉拉死后的第二年,勃拉姆斯也逝世了。
  或许,就象他说的那样--“我所有美好的旋律都来自于克拉拉”
  失去所爱之后,勃拉姆斯生命的乐章也必然停止。


       世界以它的痛苦同我接吻,而要求歌声做报酬。

       湿润的泥土,一抹孤寂的身影,焚烧后的手稿灰烬飘飞。当接到克拉拉电报时,63岁的勃拉姆斯拖着病危的身体,急匆匆的从法兰克福赶往200公里远的瑞士,在痛苦与迷茫中,他上错了相反方向的列车。辗转两日两夜,斯人已去,只余冰冷的十字架与不再言语的墓地。


      《四首最严肃的歌》:<因为它走向人间>、<我转身看见>、<死亡是多么冷酷>、<我用人的语言和天使的语言>,本是为克拉拉生日所做,而今却只能呈献墓前,为斯人独奏。终身未娶的伟大音乐家,只能以幽幽的音乐来倾诉四十三年未曾说出的爱恋。可惜克拉拉再也听不到了。

       这寡独的黄昏,沐着雾与雨,我在我心的孤寂里,感觉到它的叹息。

       1853年,20岁的勃拉姆斯取出他最早创作的一首C大调钢琴奏鸣曲的草稿,请德国著名作曲家舒曼指教。还没弹完一页,舒曼亲切的要求他暂停,希望他的妻子克拉拉也能听到。当克拉拉走进客厅之时,勃拉姆斯眼前一亮,直直看进与晚霞融合的眸光里,文雅,秀丽。这位34岁的女子正是风华正茂之时。而勃拉姆斯也未料到,这一眼注定了他漫长43年的暗恋,漫长而痛苦。那天晚上,克拉拉在她日记里赞扬到:“今天从汉堡来了一位了不起的人——勃拉姆斯……他只有20岁,是由神直接差遣而来的。”  


       舒曼不遗余力的提携这位天才,甚至还运用自己的影响力使出版商出版了勃拉姆斯的早期作品。他热情的邀请勃拉姆斯住在自己家里。指导着他,使早期勃拉姆斯的创作深受舒曼的影响。这对音乐大师夫妇深深地被这个年轻人才华迷住了。勃拉姆斯也完全被这对音乐大师夫妇征服了。他不仅出于感激和知遇之恩,更是钦慕他们的智慧和人格。哪知半年后,噩运就已来临。1854年2月的一天,舒曼因遗传自父亲的精神病深受折磨。一个下雨天,独自走到莱茵河桥上,纵身跳下。幸亏及时给救起,但给被送到了疯人院。正怀着身孕的克拉拉悲痛欲绝,勃拉姆斯成了这位不幸的妻子和母亲的可信赖依靠的朋友。她的苦难感召了他的勇气和同情,她的坚强得到他的敬仰,这个年轻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照顾着舒曼与克拉拉的孩子们。他扶持着克拉拉,代她去看望舒曼,将她的画像带给舒曼。这年是他的初次创作高峰期,用了半年时间写作了“B大调钢琴三重奏”。为她演奏,也继续虚心接受着她的指点。


       在这相扶相持,患难与共的气氛中,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愈显融合。起初,勃拉姆斯是为了报答舒曼夫妇照顾着克拉拉的。而今最初的崇拜与真挚的感情很快转为热烈爱情。但此时舒曼却被禁锢着,失去生存的欲望,试图自杀。看着挚爱丈夫的克拉拉,勃拉姆斯只能默默的爱着,默默的陪伴,无法诉之于口的爱写下一封封情书,倾诉着自己的情意,却永远没有寄出去。


       1856年,舒曼因患精神病逝世。外间亦传来流言蛮语,怀着对舒曼亦父亦兄,亦师亦友的感情。勃拉姆斯无法原谅自己的爱,他选择着离开,离开了一直视他为友的克拉拉。并60年代定居于维也纳。他用遥远的空间来将爱埋葬。绝望的感情,痛苦的相思,无法宣泄的爱意,使他用20年时间创作了这首《C小调钢琴四重奏》,并献给克拉拉。

       我不能说出这心为什么那样默默地颓丧着。那小小的爱恋,她是永不要求,永不知道,永无需记着的。

       勃拉姆斯是继贝多芬之后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他的作品中有很多都是世界名曲,与巴赫,贝多芬并称德国音乐史上的“三B”。他的《第一号交响曲》被世人称为《第十号交响曲》。所谓“第十号”乃是指本曲续接于贝多芬“不朽的九大交响曲”之后,成为第十首著名交响曲之意。乐曲中充满斗争、烦恼、苦闷、失意、喜悦等人间七情六欲的交织,是遍历人世沧桑者最伟大的精神安慰。勃拉姆斯由始至终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于极大的决心与痛苦将爱升华。他把这种高尚、纯洁、奉献的感情全部注入五线谱。他说:“我最美好的旋律都来自克拉拉。”

       我有群星在天上,但是,唉,我屋里的灯却没有点亮。

       在将《C小调钢琴四重奏》拿给朋友看时,他说:“请想象一个人将要开枪自杀,对于他,已没有别的出路。”出版时,他对出版商说:“你在封面上必须画上一幅图画:一个用手枪对准的头。这样你就可以形成一个音乐的观念。为了这个目的,我将送给你一张我的照片,蓝外套、黑短裤和马靴是最合适的。”


     《少年维特的烦恼》中维特就是穿着长统靴、蓝燕尾服举枪自杀的。恋上朋友妻子绿蒂的维特痛苦道:“她的倩影时时跟随着我,寸步不离!无论是醒着还是在梦里,她都充满了我整个心灵!这里,我一闭上眼,这里,在我的内视力汇聚的额头里,都有她那双乌黑的眸子显现。就在这里!我无法向你表述!我一闭上眼睛,她的明眸就出现了;她的眸子犹如海洋,犹如深渊,羁留在我的眼前,我的心里,装满我额头里的全部感官。”“这是怎么回事,我亲爱的朋友?我对自己都害怕了!我对她的爱难道不是最神圣、最纯洁、最富亲情之爱吗?我曾经感觉到灵魂里存有该惩罚的企望?”

       我渴望静默地坐在你的身旁,我不敢,怕我的心会跳到我的唇上,因为它是不被祝福的。
       漫长的四十三年,漫长的爱恋,却一直没告诉克拉拉。彼此以着朋友的身份,来往信件,交流音乐理念。在克拉拉巡回演出舒曼作品时,勃拉姆斯鼎力支持。也许对他而言,爱情并不一定要相守,而是不遗余力的帮助对方,希望她过好就很满足了。爱情不需要什么结果,心里能一直牵挂着她,彼此能在一生这样漫长的时间里相濡以沫,相扶相持就行了,这样淡淡隽永的相交,又岂是大起大落样的爱情可比? 


       1896年,77岁的克拉拉去世,也终结了勃拉姆斯长达43年的单恋。在从葬礼回来后,勃拉姆斯老泪纵横的说了一句:“从今后再也没有爱哭的人了!” 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焚烧了所有未寄出的情书和一些手稿。


       次年,勃拉姆斯追随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