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丹太阳

The bird fights its way out of the egg.
The egg is the world.
Who would be born must first destroy a world.
The bird flies to God.
That God's name is Abraxas.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古水: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舒伯特「F小调幻想曲」
(Fantasy in F minor, D. 940)

“当梦想照进现实,躯壳沉溺片刻的欢娱;
  当现实渐离梦想,灵魂坠入永恒的孤独。”

        「F小调幻想曲」,这部完成于弗朗兹·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生命末年的键盘作品,充斥着最富戏剧性的情绪对抗,却是藉于四手联弹这种最需要演奏者气息交流与内心默契的演奏形式之上,冰与火两重境界相生融合而成的绝响,或许也仅有一个内心情感炽热却又与孤独茕影相伴之人能谱就了!
        该作的题赠对象是舒伯特曾经教授的一位女学生--艾斯特哈齐家的千金小姐Karoline,身份地位的巨大悬殊,使得作曲家不得不面对这段注定的单恋,承受命运给予的又一次作弄,片片相思只得化成阕阕音符诗篇,无奈地唱响于孤寂的心灵。从曲谱的速度提示上,这部近20分钟的作品常被分为四部分,起始部“有节制的快板”下构筑的是极具舒伯特气质的现实意境,幽怨而抒情的附点节奏贯穿于大小调交替之间,primo与secondo在高低音上的行进互现着内心的忧虑与平静,随着三连音伴随下的狂乱的跳音,音乐情绪逐渐转向激烈与不安,却始终游离于泪水与欢笑的临界点,似乎为第二段幻想情景的代入打下伏笔;当首段阴郁的主题仍然回绕耳际,舒缓的广板在阵阵颤音点缀下,仿佛将人推入一个全然不同的美好幻境,前段延续而来的内心激荡似乎尚未平复,欲言又止的情感在爆发的边缘再一次勒于理性的羁束之下;直到第三部分,明亮轻快而生机勃勃的弗里安特(furiant)舞曲旋律如一阵和煦暖风疾驰而过,给予备受摧折的心灵片刻抚慰与释放;当欢乐情绪被提升至理想主义的塔尖时,乐句戛然而止,开头的幽怨主题再次呈现,幻想世界瞬间破灭成苍白现实,赋格的层叠演进交织下,更添了一份难以释怀的哀愁,有如心灵流浪者的酸楚与无助,却仍是那般美丽而含蓄,让人不禁沉溺于这份永恒的孤独......
        过于直白的古典音乐往往不具反复品读聆听之趣,就像一杯色彩绚丽的果味软饮,视觉惊艳已然盖过了之后的味蕾愉悦,乃平庸之人茶余饭后之故作优雅的缀饰甜品。舒伯特的晚期音乐带给人的往往是弦响之上的共鸣和休止符后的余韵,似一盏酽茶,促人咀嚼和深思,或有回甘,亦含苦涩,却都是人生最真实的况味,就如这阕幻想曲作品,当你觉得它是如此美妙时,相信你已领会人生一二,当它的主题令你挥之不去时,那你已然开始脱离庸俗,渐渐走向自我省视的孤独......

演奏: 菲利普·卡萨德***
          (Philippe Cassard)
         塞德里克·佩夏***
          (Cédric Pescia)

评论

热度(38)

  1. 蓝雨婉雪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2. 砚台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3. 请叫我丹太阳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4. cjb_5555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5. 泱泱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